三逆位的兔子(简称三兔)

对不起

さようなら


异语里的众人在牢笼中不知是否能逃出

疯谜里的警察和黑帮间会产生什么情愫

这些,都没了后续

碎糖公寓里一个住客搬出去了

这个世上也少了一个叫作三兔的女孩

最后一次带上这个tag

对不起

感谢相遇

后会无期

后来的我们(三兔视角)

我还是写了啊
@X玖牌碎糖加工厂  @Grace小贾同学  @焉曦玖  @Wu_lagou  @敬小糖  @最爱X玖的闫小静  @最爱X玖的小小

2026年,茶酒从少年团变成了青年团,而我们的“X玖牌碎糖加工厂”也建群快九年了,曦玖和小贾在时间的磨砺下都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而我也从前途渺茫顺利考进清华,成为一名剪辑师,平时给网上的人们修个图,偶尔皮一下也算是一种乐趣。

8.10

早上醒来后,收到了曦玖的短信,说是一起面基顺便拍个戏,还说茶酒也会来,自己当然开心的答应了,毕竟这可是小贾和茶酒的首次合作拍戏,自己入个镜也是蛮好的。可是今天正好陪自家媳妇出去玩,所以就订了11号的航班,问了问媳妇的意见,只可惜她学校那边有事,就只能我一个人去了。

晚上回到家,我整理了一些行李,就成大字躺在床上,想到能见到她们就很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着,就拿电脑剪了一个茶酒的沙雕视频,看着视频下方的留言,心里有一种自豪感,依稀记得以前我不是第一个剪视频的,看着她们的作品,自己也尝试做了,5分钟的视频,自己可是足足花了一个星期,不过也在那时,我确认了自己的目标。

8.11

下飞机后,我发了一条消息给曦玖:我到了,是要我自己过去吗,她没回我,结果突然被一个人抱住了。自己挣开束缚,才发现是小(sha)静,她装作很伤心的样子对我哭诉:三兔兔,玖哥她不要她爸爸了,我的迎宾大队也没有。

我一瞬间脑门上只有三条黑线,“我操,你还把傻静推给我?”不来接我也就算了,气愤的打了这些字后,看见她回复了一句是的,顿时火就冒上来了,算了算了,不敢惹大名人,自己认命,带着傻静到了曦玖那里。

到那里的时候也是中午了,刚准备从背后吓一下曦玖,她就打电话给我。

曦:三兔兔,你们咋还没到

我:我在你后面!

她转过来,应该是被我吓了一跳,她嘻嘻一笑:“来啦,傻傻傻静,三兔兔”。嗯,我们的大导演怂了,还有,为什么这个称呼叫了这么多年还没改回来,虽然我已经习惯了。

静:说好来接我呢

曦:剧剧剧组走不开吗

静:哼

我:对了,玖哥你说的X玖呢

曦:我没说他们去其他通告刚好你们走了才回来吗?你们逛逛哈,等会有事要你们帮忙,我先,先去开工

说完,她就拿起饭盒飞速跑走了。那一瞬间,我想举起旁边的三脚架大吼,事实上我也是这么做了:玖哥你骗我!

那时,我还不知道等着我的是什么

“三兔兔帮忙搬一下那个摄像机”

“三兔兔,帮帮忙,捡一下那些纸好不好咯”

“三兔兔能去买一些咖啡吗”

“三兔兔过来帮我剪一下这个素材”

“三兔兔麻烦你帮我拿一下手机,那个有带子的”

……

“三兔兔你笑一下啊”

“我他喵笑不动了!”

没错,不仅成为群演,还是剪辑师,清洁工,经纪人,我还是想举三脚架,不过还是被糖糖亦玖拦住了。

8.16

今天是我生日!

好了,不发神经了

一大早起来,先是和她们打个招呼,但毕竟是生日,自己又有点敏感,所以就挨个怀疑,可每个人的回答都是:没有啊,说起来今天是16号了,祝三兔兔你生日快乐啊

嗯,有阴谋,好歹我是曾经年级前三的人,这种密谋还是看得出来的,好歹认识快10年了,生日总归记得的吧,肯定有惊喜了,估计同时也给傻静过吧,那我就暂时不和她说了。

在脑子里想了很多,但还是先去给糖糖亦玖买咖啡了,后面又埋头苦干,剪辑素材了,顺便搬了搬几台摄像机,跟拍了几小时,到处递水,演好自己的小角色。就这样,一天又过去了,正逢炎炎夏日,作为不容易出汗的我照样衣服湿透了,重新套上一件白T,就坐在椅子上休息会儿。

狗:现在我要抓一个三兔祝她生日快乐

我:谢谢啊

我已经累的笑不出来了,后来被狗子嘲笑说声音虚弱又憔悴。我只想说,当时是谁让我到处找个麦克风自己要嗨的?

晚上,我躺在床上,打了电话给媳妇,她说礼物已经放在我屋子里了,哟西(果然),还是媳妇最好了。说了点甜言蜜语,就挂了电话,眼睛慢慢合上,在睡梦中准备迎接惊喜。

8.17

兔子的本能告诉我,今天绝逼有事

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要去游乐场进行拍摄,我本来想从曦玖的脸上观察出什么,却又瞟到大巴旁边的一堆器械,一脸怨恨的盯着它们,又死亡凝视着曦玖。自己还是认命扛上去了。本来玖哥的意思,是让我和傻静一起搬,但今天毕竟是闫小静诞生9周年的日子,那就让我做苦力吧。

到了游乐场,我把机器抗下车,却没看见她们下来,一上车,才发现她们都还在睡,这么好的机会,当然是要拍下来的,我就拿出手机,把她们的睡姿全都拍下来了。到时候做一期表情包视频吧,当彩蛋用。

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,我已经不清楚自己的职位究竟是个啥了,既然小小吐槽说是搬砖的,那就改一下,当我是搬运工吧,微笑。所以一有空的时候,我就盯着玖哥看,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,她估计在我的世界里死了上万次了。

“今天戏份搞定啦,我们返程咯” 玖哥刚说完,一个身影在剧组旁闪过,“喂,你们看,那个是不是焉栩嘉啊”

我擦?你眼睛这么好的嘛傻静?

小:好像是诶

瓜:那我们赶紧追啊

跑了一会,来到一个鬼屋前面。我咽了下口水,不要和我说你们的惊喜是这个

瓜:嘉哥进去了,你们敢进去吗?

狗:当然

亦:走吧

静:敢啊!

(我不敢!!!)

我一下子退后了好几步,却被小小推回去了。

可恶,被抓到弱点了。

曦:三兔兔,你不会是怂了吧

怎么可能!好吧……是有点,但为了面子,自己还是得装一下的。

小:不会是怕了吧

我:谁怕了!

我承认,我那时恼羞成怒了

众:那走啊

我:走就走

我深吸一口气,还是踏进了鬼屋,自己对鬼屋的阴影也是由于我爸妈在7岁时把我丢在鬼屋里两人就出去了。我当时是边跑边哭的出来。而且我也怕鬼,毕竟亲眼见过。我觉得我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。我搓着衣服的边,听到小小尖叫起来:小贾和喜酒呢!!!她们俩去哪了

wtf,不好意思我怂了,我能出去了不

“她们俩最熟悉这,应该不会丢”我虽然装作很淡定的样子,但是我的声音是颤抖着的。走着走着,我感觉鬼屋里只剩下我和傻静了,在那时,一只鬼突然窜出来,我被吓得叫出声来,腿软跌坐在地上,又马上站起来往前跑,真的,我叫声没停过,感觉我叫出了我的最高音。

刚刚惊魂未定的从鬼屋里跑出来,琴声悠悠响起,小贾清澈的歌声也随之传来,我和傻静还在懵逼时,瓜娃子就邀请我们入座VIP座位。

我渐渐沉浸在小贾的歌声里,笑容也慢慢浮现,之后是小小和狗子的相声表演,自家人当然熟悉我们的笑点,反正我是笑到无声之后肚子痛了。曦玖表演了中国风爵士,很好看,肯定也很努力,纵然已经汗如雨下,但仍以一抹微笑结束她的表演。瓜娃子是这次的主持人,一袭汉服介绍着每一个节目,夏夜的习习清风在玩闹的氛围里,抚平了因受惊吓而有的心伤。

(后面懒得写了kkk反正上帝视角里都有)

彩蛋:

我:玖哥,你怎么把我剪的那个沙雕视频放上去了?
伍:那原来是你剪的!
粤:为什么我的表情包这么多!
谷:因为你形象崩了
我:哈哈哈哈哈哈哈
嘉:Lily,我拿到了鬼屋的监控了
曦:好!快给我!
我:呀!嘉哥你又皮!
磊:怎么了
我:没没什么
(好气啊)
狗:话说回来你的那件旗袍你会穿吗?
我:不会,我会给婷子
亦:啊~怎么这样
静:相信我,她肯定会穿一次的,毕竟她内心可是一个傲娇
我:傻静你惨了!
静:哇!玖哥来保护你爸爸
小:喜酒并不想理你并给你发了一个gif(鬼屋里傻静被吓得抖起来了)
瓜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糖:小静好萌啊
静:还是糖糖好,来,啵一个
亦:静啊,你在干嘛啊
曦:爱是一道光,如此美妙

没错,我最后还是穿了一下那件旗袍,没想到婷子把照片发到群里面,好了,我的形象,彻底崩了。后面那件旗袍我还是压箱底了,偶尔拿出来看一看,面基时背包里总是带着的,但是穿……还是算了吧

一些真心话:
真的在学校里忙了一个上午,回到家看见你们的文很感激,这几天一直在回味,觉得如果这些可以成真,哪怕见不到茶酒,我也是很开心的。谢谢你们!一直走下去吧!

疯谜

3.[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]
在餐桌上,大家说说笑笑着,却突然聊起了这次的考验。
贾:这次我和二兔在监控室里看你们的考验。
二:这届新人是我见过最好的,没有之一
瓜:有啥好玩的吗?
贾:当然有了,你们不知道糖糖在房间里解密时,亦玖就在墙上的窗外看,糖糖还没发现
糖:哇!那么可怕的吗。
亦:就是担心她解不出来吗(心虚)
二:还有曦玖她……嗷呜!三兔你干嘛!
二兔生气的瞪了三兔一眼,三兔指了指曦玖,二兔看见她用杀人的眼神看着自己,便识相的不说话了。
贾:心疼梦玖
梦:总感觉这话有别的意思
曦:好了,大家现在就分批洗漱吧,到时候回到客厅集合。
瓜:记得穿上好看点的礼服。
二:还没吃饱。。。
婷:去晚会吃啊
在镜子进浴室洗澡时,嘉嘉裹着浴巾在床上想着:以前在R队时,一听到D方作案,就以为他们是那种身手矫健的高冷的人,还以为是男人,没想到是女生。还有她们的代号和她们感觉对应不起来……
“嘉玖,帮我拿一下那条浴巾”嘉玖将床上的浴巾拿起来,开门递给镜子,然后就坐在镜子的床上,继续冥想:“目前最有名的几个是Lily,Assassin,Loner,Violet,Somnus,Smiler。Smiler是收集情报,Lily是处理人质,剩下四个一个是杀手,单独行动,两个是近战,,最后一个貌似是有特殊能力……”
“嘉玖!不要坐在我的床上!” “啊…哦,不好意思啦” 说完,镜子就把她拉起来,自己套上一条裙子,牵着手到了客厅。大家都基本到了,大部分人都穿了小礼裙或者晚礼服,三兔小贾二兔穿的是西裤。“她们都不喜欢穿裙子,曦玖也就不强求了。”
“大家都到了?那就出发吧”随后分成5组,开车离开了别墅。同时,在房间里的狼腾拿出对讲机,瞟了一眼熟睡的人,关门离开了。
“还在路上?”“早就入场了。”“小心他的护卫。”“明白。” 曦玖放下对讲机,转身说“分头行动,梦玖你跟着我,剩下B组的人可以去享受了”“我擦不公平为什么每次我们都这么累”二兔正在抱怨时,三兔望向了一个地方,随后拍了拍婷子,婷子在曦玖耳旁低语了几句,就让二兔陪着三兔离开了。“看来任务更难了啊” 说完,挥了挥手,大家都分头行动了。
(双玖)
“你今晚的任务,就是陪我去结识几位知名人士,最终要接近我们的目标张且。”曦玖和梦玖在名流之间来回走动,曦玖在谈话时举止言谈都很淡定,而梦玖左顾右盼,心里有些疑惑和紧张。“没必要紧张,有我在”在去一个包间的路上,曦玖牵着梦玖的手说“等会就要见到目标了,放轻松”曦玖推开门,里面一个男人举着酒瓶,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。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前来的人。
“张总好,我是焉曦玖。”“哦,原来是你啊。”“久仰先生大名,不知为何您要出席此次晚宴”“哎呀,都是为了搞好关系吗,还有钱拿,为什么不来?”“也是,那张总,我们坐下来聊”“好好,哎,你旁边这个姑娘长的挺水灵的,不知可以……”“这位是黎梦玖,我的人张总还是不要牵扯过多”他没有多说,又闷头喝酒了。
(B组)
“亦玖,刚刚三兔为什么突然离开了。”“找到仇人了”“啊?”“所以我们的任务还有趁婷子关掉总电源后抓到那三个人,而且一定要活的”说完她把电脑面朝糖糖“就这三个人,我们这里武力值最高的就是你了,加油”糖糖抹了抹头上的汗,环顾会场四周,锁定目标,就和小小子章在附近监视。
(A组)
“啊西,好烦啊”二兔翘着二郎腿在屋顶发牢骚,墨玖推了她一下,差点让她摔下去。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瓜娃子(以后就都叫瓜娃子了)没有克制住自己的笑意,发出了笑声,马上被小贾捂住了嘴。“话说回来,雨暮呢?”“她啊,一个人去拿点东西了”倩转着刀,心不在焉的回答她。一下子,所有人听到了警报的声音。
(雨暮)
雨暮从通风口里盯着,趁晚会在停电状态下,把展示在舞台上的钻石拿走了。“这下又有了旅游的钱”她把钻石塞进小包里,用枪击中了水晶灯,赶紧又爬进了通风口。
(双玖)
在停电的那一瞬间,曦玖拿起酒瓶就往张身边的保镖敲去,梦玖也把酒杯掷向他们,一会儿,A组的人来了,栩颜把她们护在身后,开枪扫射,硝烟散去后,张就躺在血泊中,一脸的惊讶。
(B组)
灯一暗下,三人就把麻袋套在她们头上,将他们打晕后,扛着离开了。
此时的瓜娃子可以说是大开杀戒,把那些人通通杀死了,鲜血溅在墙上,地毯上,桌布上,全是的。人们像老鼠一样四处逃窜,有的人在人群中被挤倒在地,再也没有爬起来。等会场里没了尖叫和哭闹声,瓜娃子放下武器,又晕倒了,小小放开那个人,稳稳的接住了瓜娃子,抱着她离开了会场。所有人也纷纷离开,镜子走在最后,像是又想起什么,把会场里的所有摄像头都弄坏了。
“Mission over”
(第二天)
“梦玖,快起床,今天要去审犯人”“嗯,嗯…嗯?”“啊啊啊啊快点啦”“哦,好,我先去洗漱了。”
“我们要审谁啊?”梦玖问道,曦玖边开车边回答“昨天抓到的三个人,应该是三兔的仇人”“什么仇人?”“你觉得呢?,她们对她干了什么?”红灯时,曦玖转过头,严肃的问梦玖,梦玖沉默不语了,后来的路程,两人也是无交流,最后车子停在了一间破屋子旁边。
曦玖踢开门,把那三个人头上的麻袋摘下,自己坐在沙发上,招呼梦玖坐下后,连忙正色说“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吗。”三人面面相觑,摇摇头。“那…3年前的那个女生,还记得吗?”三人很快露出惊恐的眼神,曦玖取下一个人嘴中的毛巾。“都是她的错!是她让我做的!”顺着她的视线,曦玖又摘下一个人的毛巾。“我……我也是为了自己……”
“现在,这里,把那件事再给我说一遍!”曦玖生气的吼着,那三个人好像怔住了一样,随后,中间的那人开始讲了。
那时,所有人还都是心怀理想的,在学校里努力学习。但是总有人喜欢打扰这份美好,她们三个人,是学校出名的小混混,一天,她们盯上了学生会会长,在课间把她堵在楼梯口,刚想打她,就被一个人挡开了,那是我们的班长,随后就是俗套的英雄救美的剧情。那三个小混混自然是不服气,两个人有才成绩又好,凭什么这种好事轮不到她们。所以她们讨论了一个计划,在晚自习时,一个人递给了班长一瓶水,班长正好因为口渴,想都没想就喝下去了,过了一会,班长感觉喉咙像是被火灼烧了一样,刚想离座去医务室,就一下子摔倒在地,还好学生会会长及时拨打了120,这样班长的命才保留下来,只可惜……她再也说不了话了。
那个人说完了,胆怯的望向曦玖,却被一脚踢翻在地“你们还tm有人性吗!”曦玖回头,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梦玖,伸手拦了下来。随后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刀,“仔细算一算,好像离三兔生日不远了,那就拿你们作为生日礼物吧”说完,她就在她们的手臂上划了一刀,鲜血很快就流了下来,“三兔她不能说话是1024天以前,所以,每个人身上都划1024下吧,梦玖,来,我们一起。”梦玖拿过刀,在那人身上使劲划着,很快,两只胳膊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伤口,鲜血流到地上,又流到了房屋角落。很快,也许还没到300次,那个人就死了,梦玖叹了口气,只见曦玖慢慢的划过去,避开了所有可能致死的地方,仔细的像是雕琢着一件艺术品。过了很久,曦玖嘴中的数字终于到了1024,正当那人以为自己撑过来而开心时,梦玖把刀使劲的戳进她的身体,那人,在惊恐和后悔中离开了人世。
到最后一个人了,曦玖和梦玖交换了眼神,帮她松绑后,就让她走了,早已精神失常的她狂笑着跑了出去,却在一刹那没了声音。“怎么?又这样子逗他们玩啊。”“别和我提那个,快,送我们回家”“为什么!”“因为我的车给栩颜晴栀拿去约会了。”“好好好,回家帮我洗车”“没问题”曦玖拉着梦玖踏上傻静的车,飞驰离开了那间屋子
“她们,为什么要那么做?”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可恨之人也会有可怜之处,如果她们没有做这件事,其实还是可以重新努力发差。所以说,我们这群人,也不全是坏人,我们都有不能说的痛苦。”曦玖把脸凑近,鼻尖对着梦玖的鼻尖,温热的气息让梦玖想逃离,却被曦玖扣住后脑勺“我感觉你,会是我的解药。”说完就吻上去了。
“唔……唔不要这样……小静……还在”“没事啦,以前玖哥也是这样被虐狗的,祝99啊”曦玖没有理会她,继续进攻,手游离在梦玖腰间,梦玖快要被吻的云里雾里,小静就打开了车门。“玖哥你克制一下,虽然今天是七夕,你也没必要这么秀吧”“行行行”说完拉着梦玖进入别墅。
(下面的话是来自现实中的三兔)
没错!我终于更文了!补习和作业要把我压垮了,今天是wuli傻静诞生一周年!正好也是七夕吗,所以就熬夜把这一章写出来。明天应该还有小静生贺,今天又要熬夜了(打哈欠)这么长竟然还没有3000字,好气啊
最后祝碎糖加工厂的各位!七夕快乐!

碎糖公寓设定(2)

好了,修改些人设
新增:
汤子章:23岁 某公司职员(和墨玖同一公司)
吴老苟:23岁 自由职业人,平时在家里游戏代打
修改:
二兔:公司与墨玖子章的不是一个

二兔和狗子住一起,然后墨玖和子章住一起,小贾一个人住

疯谜

2.[加入我们,是有考验的]

“从此刻开始,我们R小队就是你们的敌人”三人听着队长的话,坚定的离开了。

晚上,乔装打扮,进入了D方的酒吧,却被一群人围住。“哟,这小姑娘挺水灵的,跟爷走一个。”梦玖刚想掏出手枪,就被一个声音吸引了注意力。

“这几位围着的先生,请让开,让几位客人进来。”一回头,看见了一位很年轻的女生。那个人恶狠狠地盯着她看,“别多管闲事,快滚开。”刚想出拳打她,却被她一把抓住手,然后一个过肩摔,那人摔倒在地上,痛苦的呻吟着,其他人见状,赶紧抬着那人,匆忙离开了。那个女生拍了拍身上的灰,转身向三人微笑。

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,我叫亦玖,是这个酒吧的老板。进来喝一杯吧。”

与想象的喧闹杂乱不同,酒吧的气氛十分缓和,大家在吧台,包厢内喝酒,听着舞台上歌手唱歌,亦玖给三人一杯鸡尾酒,就聊起来了。

“是新客啊,怎么样,喜欢这里的氛围吗?”

“感觉……和印象里的酒吧不太一样。”

“呵,看样子平时不来酒吧啊,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吧,几位小姐”

亦玖突然的质问让三人都愣了一下,迫于无奈,只能把真实目的说出来。

“吼,我只是随便问一问,没想到……算了算了,我带你们去找老大吧。”几个人就从后门离开了酒吧,亦玖开着车边向她们介绍D帮。

“我们D帮啊,其实除了杀杀人,搞搞恐慌,就没犯法行为了”“那两项不就是在犯法吗”糖糖弱弱吐槽,亦玖没有理睬,继续说着“帮会里都是女生,工作都不一样的,有些人可能你最先接触时会有些别扭,但是熟了之后会发现,其实还是很友好的大家。”聊着聊着,就来到一栋别墅前,亦玖帮三人搬完行李,就和她们告别了“酒吧那还有事,我先走了,和管家说一下你们是新来的人。”亦玖刚转身,就想起了什么,拉住糖糖的手“加入我们,是有考验的”说完,就跑走了。

三个人进入了别墅内部,就听见一个女生说“咦,今天这么早回……啊嘞?新人?”三人点了点头,就被女孩拉到沙发上坐。“先坐一会儿吧,我是小小,等她们A组和酒吧的人回来就吃饭”说完就转身进入厨房了。

很快,大门传来钥匙的转动声,小小从厨房里探头一看,发现是亦玖她们就问,“酒吧里有人捣乱?”“是啊,目标是三个新人,现在应该不会再来了吧。对了玖哥,新人来了是不是应该叫一下老大?”“嗯,我去找她,等A组回来我们就互相了解一下。”被叫作玖哥的女生就上了二楼,走进了长廊。

“我们回来了!”一个明朗的声音从大门传来,接着一大队的人浩浩荡荡的进来。“小小!你家那位又晕了。”一个女生大声喊着,跟在她身后的人背着一个晕倒的女生。小小就从厨房里出来,接过那个女生抱着她走进了一个房间。“好了好了,各位吃饭了,新人也一起吧。”

大家吃完饭,就聚在一个大圆桌旁,然后,两位女生从二楼下来,入座之后,一位女生就说“新人明天早上开始,进行考验,今晚亦玖,曦玖,镜子照顾新人,好了散会。”说完,就离开了。“她是谁?”糖糖悄悄问亦玖,“她是我们的老大,其他的等回房间再说。”

“安静,现在开始自我介绍,我叫焉曦玖,平时和亦玖,子章,小静管理酒吧,属于B组”

“我就不用说了,你们都认识我了,属于B组”

“我是小歪,属于B组”

“我是闫小静,属于B组”

“汤子章,B组”

“墨玖凡,A组”

“小贾,A组”

“这里小小,是B组的,刚刚晕倒的是木兮子,你们叫她瓜娃子就行了,是A组的”

“我是焉晴栀,B组的人”

“我是栩颜,A组的人”

“我叫倩,属于A组”

“我叫雨暮,属于A组”

“我是婷子,是B组的人,我旁边那位是三兔,她说不了话,是A组的人,刚刚是她把木兮带回来的”

“我是二兔啦,A组的人”

“你们可以叫我镜子,有双重人格,另一个人格叫墨棠。”

“那轮到我们了,我叫敬小糖”

“我是黎梦玖”

“嘉玖”

“好了,自我介绍完了时间也不早了,大家回房间休息吧。”

(糖酒房间)

“所以,你们老大叫什么?”

“她叫狼腾,我们最初的人,也就是三兔,婷子,二兔,曦玖,小静,小歪,倩,雨暮她们部分人因为经历过不好的事情,而狼腾帮她们报仇,就一直跟随她。我们是后来陆陆续续进来的,要么自己偶然发现的,要么是她们推荐的。”

“听起来好厉害”

“但是三兔的仇人还没找到。”

“而且听说她还有个妹妹,好像除了最初的人,就没人知道了,或者可以这么说,其他知道他的人都死了”

“唔……”

“好了,早点睡吧,明天还有考验呢,很辛苦的。”

糖糖只好认命躺下,在床上她想着,那个妹妹一定是狼腾的软肋,想着想着,便进入了梦乡。

第二天早上,梦玖,糖糖,嘉玖在大厅里等待着,糖糖,曦玖,镜子出现了,把三人的眼睛蒙住,带领她们离开了别墅。到了目的地,曦玖她们帮助三人摘下眼罩,让她们分别进入房间。(糖糖:1 嘉玖:2 梦玖:3)

(1号房间)

“我的考验说实话,是最简单的,”亦玖边说着边在糖糖身上拷住3个密码锁,腰间的锁链穿过墙上的栏杆“线索都在房间里,加油”说完就把门从外面关上了。

(2号房间)

“我们就来硬的吧,那,我先让墨棠出来了。”镜子拿起一根棍子,又自言自语说“不要太认真” “那当然,我就当作练习反应力了”

说完,墨棠就扔给嘉玖一根棍子,然后径直向她冲去。

(3号房间)

“辛苦你了,坚持一个小时就结束了。”曦玖把梦玖的双手用铁链锁住,随后她按下墙上的按钮,梦玖突然向下坠落,落进水里,因为双手被锁住,她无法让自己浮上水面,只好憋着气,1分钟后铁链拉着她上升,刚缓了一口气,就又被摁进水里。

(1号房间)

糖糖腰部的锁链限制着她能前行的距离,她仔细观察着对面墙的,在最上面有几行诗 “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.” “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.”

“手上的锁是要6个字,腰上的是4个颜色,脚上的是3个数字……紫,红,黄,绿”糖糖在密码锁上转着,然后拉动锁头,锁开了,糖糖赶紧松开腰间的束缚,慢慢移动到墙前,在诗的下面一点找到了六幅画。“找不同吗?”糖糖大概看了5分钟,在眼睛看花之前成功找到所有不同,把脚上的锁甩掉,就在墙上摸索,却找不到其它线索。她索性盘腿坐在地上,因为链子比较长,她就用手旋转着密码锁。

“焉,汤,木,墨,闫,好熟悉……”糖糖回想着昨天她们的自我介绍,“三个字的名字……焉曦玖,闫小静,额,汤子章,墨玖凡,木兮子,还有谁来着?”糖糖边想着,边转动着,结果锁开了,她呆滞了一会儿,就赶紧开门出去了。出门看见等待着的一人才想起来

“啊,最后一个是焉晴栀啊”

(2号房间)

嘉玖迅速反应,用棍子格挡住迎面而来的攻击,而墨棠转向攻击下肢,嘉玖被绊倒,墨棠棍子停在嘉玖额头前。“1比0,我们就一直打着,直到你赢我2分,起来。”嘉玖刚起身,看见墨棠又挥棍攻击,赶紧用手中的棍子挡住,两者僵持着,一会儿两人都松了些许力度,这时嘉玖抽出棍子,停在墨棠身前。“平了”

“有趣……”墨棠笑笑,又进行了攻击,而嘉玖也反守为攻,房间里回荡着棍子之间的撞击声,墨棠突然靠近,嘉玖看她准备从左侧攻击,就往右侧闪身,却被棍子抵住肋骨“观察力很好,可惜没有看出棍的趋势”墨棠移开棍子,嘉玖一下子移身至墨棠背后,棍子对准后脑。“谢谢你的夸奖”

两个人就这样持续打了许久,到了关键时刻,墨棠发棍攻来,嘉玖闪身移步,然后压住墨棠的棍子,墨棠收棍进行反击,嘉玖挡住攻击,把墨玖的棍子顶开。两人的距离稍微远了点,正当嘉玖喘气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攻击时,她听见了墨棠的话。“我认输,你赢了。”

“哈,终于……”嘉玖说完这句话就倒地昏迷了,墨棠扔掉棍子,又开始自言自语了。“我不是让你不要那么认真吗?” “打的太开心了,我也不是故意的。” “啧。”镜子背起嘉玖,离开了房间。

(3号房间)

前期梦玖还有意识地憋气呼气,到了后面,梦玖越来越筋疲力尽。掉入水中时,喉管和胃不断进入水,充斥着整个胸腔,出水后只是在吐水,又一次被拖入水中,梦玖因为缺氧时间过长,身体已经不能动弹了,曦玖见状,赶紧停止了装置,梦玖被拉上地面,曦玖为她卸下束缚,紧张的摇动梦玖,梦玖开始感觉难受,嘴巴开始咳嗽出水,不断地呕水,咳嗽。可是人还是没有清醒,曦玖没办法,就为梦玖进行人工呼吸。等梦玖睁开了眼睛,就赶紧给她裹上毛巾,带她回去了。

曦玖梦玖刚刚到达别墅,就被突然的礼花炮吓到,“恭喜各位新人,考验成功!”所有人都在门口等候着新人她们,糖糖抱住了梦玖,说自己有多担心她们俩。而曦玖也被小小调侃说这次心软了,曦玖翻了个白眼,就扶着梦玖进了浴室。帮她脱了衣服,就把她抱进了浴缸。然后自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看着梦玖手腕上被铁链勒出的红印。心里有了莫名的心疼,自己就出去帮梦玖拿了一套睡衣,在门前递给梦玖。

“辛苦你了,等会出来吃饭吧” “嗯”说完梦玖就开门出来了,在雾气中,曦玖看见睡衣松松垮垮的套在梦玖身上,白皙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,锁骨若隐若现……她叹了口气就又扣了两个扣子。“虽然我们都是女生,但是你也应该清楚我们这里都是les好吗” 说完就搂着梦玖到了餐厅,却只字不提人工呼吸的事。

异语

名字有私心,因为三个字有点尴尬就用了前两个字
20.

(我发现我反而水文写不出来)

糖:又有任务了,而且有点艰巨

亦:我们要去打败郑漳的手下MZ,解救人质

三:哦,那个人啊,很辣鸡的

小:你们赶紧走吧

(此次出战:三兔,曦玖,小贾,狗子,雨暮,南宫月)

小小就把攻击组都传送过去,刚落地,炮弹就朝她们飞来,雨暮支起防护罩,炮弹没有在那爆炸,而是径直反弹回去,绽放出刺眼的光芒。

曦:行动

三:一下子解决掉吧,“碎”

刚说完,智能人的四肢零件都散落在地,它们一个一个分裂,三兔的额头沁出汗水,她咬牙坚持着,这时吴老苟伸出一只手,又握紧拳头,一下子剩下的智能人都被吸引作一团,小贾射出一支光箭,击中一个智能人,一个一个接连爆炸,产生的余波把所有人都掀翻在地。

此时在作战室的MZ早已急得焦头烂额。手下正向他汇报说

[现在在前线作战的是一群能力者,能力都是满级状态]

[就算全军覆没,我也要打得两败俱伤!]

MZ于是派出全部兵力,几架飞机在她们头上盘旋,却被曦玖的狂风扰乱,互相射击,全部坠毁,而其他智能人也和之前一样爆炸了。雨暮撑起防护罩,待余波停息,曦玖就用喇叭喊话

曦玖:MZ,把人质交出来

手下:怎么办?

MZ:人质给她们吧。不过,那个武器也要给她们

于是MZ亲自带着人质面对她们,把几个人推出去,他们就一个一个跟着跑向她们,唯一的小孩在人群中被推搡倒在地上,被南宫月一把拉起,大家正想转身离开时,MZ开枪扫射,却被吴老苟挡住,又旋转射击MZ自己,倒地不起。

[不自量力]

所有人慢慢走到一辆大巴前,那个小孩突然发出诡异的笑声,南宫月大呼不好,连忙将右手变成手枪射击,然后把右脚变成锤子,把“小孩踢到远处”。它在半空中爆炸。

月:呼,差一点所有人都没命了

贾:MZ这人不仅无能,还tm无赖

曦:大家赶紧上车回去吧,让梦玖她们等太久了。

疯谜

新坑,本来是黑化,结果变成了反派,然后恶人,现在是黑帮了。。。
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。。。

这次的话主cp是异语里没有太多描写的6对:双玖,床陌,糖酒,小瓜子,gg(狗子的自攻自受)镜嘉镜(双重人格),剩下的cp应该会像异语一样的吧,如果戏份少可以QQ上和我说。(异语也是,和我说下,番外会有单独cp的)

然后一共13次不定期更新正文,[]里的是这一段的最能体现主题的句子,在正文里也会有。看之前可以猜一猜这句话是谁说的。

第一次会很短,但是以后会长起来的。

废话太多了,进入正题

1.[游戏开始了]

“现在D方又开始行动了,这次,局长让我们R队派出卧底来从内部捣毁。”

队长吴一欢和队员们讨论方案,最终决定派遣黎梦玖,敬小糖和嘉玖作为卧底。

“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。”

望着她们的背影,吴老苟挥了挥手,却在心里冷笑说:“游戏,开始了”,又转身搂住一欢的腰,在她耳旁低语:“现在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了。”

通知

最新的异语中有更改,请大家重新阅读

异语

19.

(好了我们暂时进入相亲相爱的时间,emmm,好吧我承认我是想偷懒,水几天)

这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任务,所以大家都呆在宿舍楼里不出去,每天晚上吃完饭后就会在一个房间里一起坐着聊天。

静:咱们玩游戏吧

月:什么游戏?

静:就是我说一句话,回答的人回答那句话的第一个字,轮着来。(括号里的是回答的人)

贾:那我先开始,(南宫月)天晴了

月:天,(墨玖)雨停了

墨:雨,(汤子章)你又觉得你行了

汤:你,(二兔)是不是猴子派来的逗比

二:是,(小静)傻不傻?

(汤:哈哈哈哈哈)

静:(扶额)傻,(曦玖)你爸爸是谁?

曦:你(毫无察觉)

静:耶嘿!

曦:妈!她欺负我!

歪:啥啥啥???

曦:继续,(瓜娃子)爸爸去哪儿

瓜:爸(脸上笑嘻嘻,心里妈卖批),(小小)你喜欢谁?

小:你,(狼腾)这游戏好无聊。

(瓜:么么哒 小:乖)

狼:这,(离陌)话说回来有惩罚吗?

陌:话,(小静)停了吧

静:停!咱们换个游戏吧?

镜:玩推理游戏吧!

二:哇!那你的异能咋办?

镜:我已经让暮砸帮我暂时消除能力了。只有我想用的时候才能用。

(第一次玩家:吴老苟,雨暮,镜子,三兔 剧本:永恒之轮前传,过程略,结果三兔扮演凶手获胜)

三:耶嘿嘿!

暮:啊啊啊!我就说嘛,是在过山车时作案的

镜:之前就问你们那个小孔是不是圆珠笔戳的,你们没理我

三:我当时和你说了圆珠笔怎么戳得进去啊?

镜:你看(拿出一只圆珠笔戳向嘉玖),戳进去了

嘉:嗷呜!痛!

雨暮连忙给嘉玖疗伤

吴:不过这个针谁想得到啊

暮:再来一局

(第二次玩家,吴老苟,曦玖,梦玖,小静,雨暮,婷子 剧本:校花的坠落,过程略,最后吴老苟扮演凶手获胜)

婷:为什么我正好抽到婷班长的剧本啊

三:运气好呗

二:哪像三兔,玄不改非

三:二兔,你惨了(举枪)

二:(弱小无助但能皮)

静:我再也不相信狗子了!

狗:抽到凶手怪我咯

梦:我一开始还以为我是凶手

曦:不可能啊,剧本上有写的

两个人就开始研究起了剧本。

静:再来!

(第三次玩家:吴老苟,小静,镜子,三兔 剧本:人吃人 最终吴老苟扮演凶手获胜)

三: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投对了!

镜:不亏以前考试是全体第二的人

三:要不是最后睡着了没有检查,我估计能第一

静:什么啊,这剧本谁想得到(把吴老苟的剧本扔掉)

吴:我所有的东西都是重新编的,要是直接说的话就没悬念了。

三:那为什么选我

镜&静:因为不知道选谁

三:我明明把我的时间线都交代了啊!而且那个张中途还看见过我。

镜&静:哦(冷漠)

三:。。。

三:不玩了,哼(赌气)

狼:也差不多时间了,各自回房间睡觉吧

众:好的